? 八一-七上九下 时时彩20期倍投计划表

七上九下

八一

安思源2017-3-19 11:10:1Ctrl+D 收藏本站


  第四十章

  傍晚时分,这是离长安城不远的一个小镇,快过年了,来来往往的商贾很多。

  九金甚至分不清这里到底是哪,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北上还是南下,她只是任由红扁驾着马车随便走。反正走到哪都一样是无亲无故,那看哪舒服就待下来吧。与其说这是出走,不如说是逃亡,九金压根没有时间计划太多,更不敢乱花小金库里的银子。

  唯一在她计划之内的事只有一件,那就是在临走前去一次朱雀大街上的玉器铺,去问那个被她咬过的掌柜要一件之前一直没来得及去要回的东西。

  然后,九金和红扁就一直驾着马车走啊走,直到看见天色快黑了,她才挑了个看似很简陋的客栈住下。

  掌柜为人很殷勤,特地为她们挑了个很僻静的厢房,有三个炭炉的房子喏,暖融融的。另外还免费附赠明天的早膳,想着,九金忍不住萌生出感慨:“果然还是小城镇的人比较淳朴喏。”

  这话,招来了红扁没好气地一瞪:“淳朴?那你还死抱着那个箱子做什么,还怕那群淳朴的人把它抢了不成啊?”

  “淳朴的人也爱银子哒,当然要抱紧点,我下辈子全赖它了。”忍辱负重的积蓄啊,只要一刻见不到它,九金就会觉得心慌慌,“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坐吃山空啊,要是等把这些银子全花光了,我们怎么办呐?”

  “你现在知道考虑这个问题啦,都说了让你回道观把师公带上嘛,耍什么性子……”

  “你懂个屁咧。”九金皱起鼻子骂了句,瞥了瞥嘴,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了窗外,“我就是不想再依赖别人了,你不会懂被人一次次抛下的滋味是什么样的。如果没有依赖,就算再被抛下,也不会那么无助了。”

  “那也可以让师公带着我们先找个安生之所啊,快年关了耶,你没瞧见我们一路过来有多少商贾赶着回去过年么?这种时候悍匪也是最猖獗的,我们两个人都手无缚鸡之力,还带着这么一大箱金银珠宝,万一真碰上什么意外,怎么死都不知道。”对于九金这种没组织没预谋的离家出走,红扁颇有微词。

  “还能怎么死啊,为了保护金银珠宝被人杀死的呗。”九金想也没想,回得很理所当然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见红扁气结了,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了,九金嘴儿一翘憨笑了起来:“好了嘛好了嘛,都已经出来了,就算我后悔也没法子了,难道你还想要我很没志气地再回道观吗?说实际点的事啊,你说我们以后到底做什么好呀?”

  “乞丐?”

  “不行!你忘了啊,说要交会员费的喏。”

  “卖艺?”

  “装傻子算不算一门技艺?”

  “……不如去卖笑吧?”想了很久,红扁终于在九金身上找出优点了,她笑起来的时候还是有那么几分风情的。

  “倚栏卖笑啊,可是我……”这个体型有点困难啊,可能会把栏给压断,笑到一半摔下楼怎么办?

  “那你继续哭丧吧。”红扁打了哈欠,半眯着眸儿,无力地靠在桌子上,睡意忽然就涌了上来。

  “一直哭一直哭好没形象啊……”九金自言自语咕哝了一阵子,也开始觉得困了,倒在桌上,目光定定着看着不远处那三个炭炉。眼皮沉沉的,就在快要阖上的时候,她隐约听见房门被人推开地声音,强撑着掀了掀眼帘,虽然视线有点模糊,不过好在她还是看清了眼前的画面:“咦?掌柜的,你做什么带着两个人,穿着黑乎乎的衣裳大半夜跑来啊。”

  九金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有精神,让掌柜僵了下,眼神立刻扫向桌边。瞧见另一个姑娘已经睡着了,这个却睁大着眼干瞪着他,忍不住就怪叫了起来:“你为什么还没晕?!三个炉子一起熏,你居然还醒着?”

  这什么体质啊,是不是太惊人了点,掌柜向来最有信心的迷迷香,这次让他失望了。

  “被你这么一说,我是有些困了喏。”九金揉了揉酸涩的眼睛,然后继续瞪大,看向掌柜,“但是你来了,我就不方便睡觉了啊。”

  “我是来抢劫的,跟你没关系,你继续睡。”这丫头看起来傻兮兮的,掌柜完全就没把她当回事,目光紧锁着九金踩在脚下的箱子。

  “哦。”九金顺其自然地应了声,刚想倒下继续睡,又惊醒了,“抢、抢劫?劫什么?!”

  “当然是劫财!你有色给人劫吗?!”掌柜冷笑着慢慢逼近她。

  黑店啊!她居然住进了传说中的黑店,简直是出师不利啊。尽管很想睡,但是一想到自己拼命攒下来的那些金银珠宝,九金就亢奋地站了起来:“我没有财!”

  “那箱子里是什么?”当他傻呀?

  “我、我警告你哦,不要逼我哦,我会咬人!”讲完后,九金忍不住就打了个哈欠,气势立刻就减了一大半。

  “你当老子没有牙啊。”说着,掌柜就决定不再跟这个随时都会倒下的姑娘浪费唇舌,直接带着人冲上去,开始动手抢箱子。

  然而他实在有点低估九金了,她非但没有倒下,还精神十足地死死护住箱子,张开嘴用力地朝着他的手咬了下去。掌柜也不示弱,为了证实自己有牙,顺势朝着九金的肩咬去。

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九金用尽了全力,可是肩上传来的痛感,让她忍不住哼了起来。没想到啊没想到,这一口牙居然在黑店遇见对手了。第一次有人咬得她想逃,还真是人外有人!

  这场面活像两只狗在互相撕咬,完全丧失了抢劫应有的形象,导致尾随在后的那两人有点无所适从。愣了很久,其中一人才反应过来,轻声地提点了句:“老大,我们有刀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于是,老大觉悟了,松开牙关,抬起身,不屑地嗤笑,“那还愣着做什么?捅她呀,弄死她呀!啊……你个死丫头,没看见我暂停了吗?居然敢偷袭!”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