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一二-七上九下 时时彩20期倍投计划表

七上九下

一二

安思源2017-3-19 10:57:31Ctrl+D 收藏本站


  “不准!想不出连个屁都不能吃!”都胖成这样了,路都不用走了,直接滚就可以了,居然还只知道吃吃吃,早晚有天撑死她。

  九金忍啊忍的,一路上肚子不断抗议着,他家师公全都无视了,她也只好跟着无视。反正她算是看出来了,什么叫做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”,这话跟她完全就没关。在她独善其身的过程中,只能默默承受来自社会各方的凌虐。

  越想她越觉得自己像个小可怜,无人疼啊无人爱,最要命的是师公为了表达对玄机姑姑的旧情难忘,还非要拉着她一起参与;忽然好想念七哥哥啊,虽然他很坏,但至少不会凶她,更不会吝啬到不让她吃饭。

  人生啊,最美妙的事就是想到谁,谁就能立刻出现……

  所以当九金看见那个在咸宜关门口徘徊的身影后,顿时觉得美妙极了。

  “七哥哥!”好激动啊,九金立刻很没节操地忘了身旁的师公,朝着远处那个暗紫色的身影飞奔而去。就好像前方是一大陀金子,每跑一步就接近了一点……直到最后她猛地一个熊抱,也不顾段子七的意愿,自我满足就好。

  子七只瞧见有一男一女手牵着手出现,随之传来了个很熟悉的叫声,然后有个不明物体迅速像他靠近,直到被她抱住,他依旧还处在恍惚状态。

  她在他身上蹭了几下,表情很满足,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些许的哭腔:“七哥哥,你有带吃的来吗?我好饿,我快被那个男人弄死了。”

  “弄死?”好不容易,子七总算回神,皱着眉打量着怀里的那团东西。

  “是啊,一整夜,不让人家下床又不给人家吃饭,一早起来又折腾。好不容易带我出门了,还以为可以吃东西了,结果……呜哇……结果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啃白乎乎的……”

  子七听得瞠目结舌,那团东西赖在他怀里的份量,一再提醒着他,现在的情况是真正的“肥水流了外人田”。一整夜、大清早继续、还被啃了白乎乎的……光是想,他都觉得惨烈。沉了沉气后,子七尽量让自己保持住冷静,微笑着问:“告诉我,那个男人是谁,他怎么就下得了手?太不可思议了,对着你,他居然还能下得了手,是不是个瞎子?”

  “不好意思,打扰一下。”项郝举步上前,很不客气地打断了这久别重逢的两人,顺势还瞪了眼那个“变心”极快的女人,咬牙切齿地开口:“你见过那么帅的瞎子吗?”

  于是,九金开始明白:天下是很大的,不要脸的人是死不光的。趁他们俩针锋相对的时候,她停止了装可怜,开始对段子七上下其手,就算他出门不太可能会带吃的,搜点银子出来也好啊,至少可以买东西吃了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子七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眼前这人跟刚才裴澄跟他描述的差不多,应该不会错了,“梅项郝?”

  “请不要连名带姓地叫我,按照辈份,你应该跟阿九一样,叫我师公。”

  “你是她师父的公公?不会吧,您老贵庚了?”子七惊讶地脱口而出。果然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跟眼前这个“师公”比起来,九金的死而复生实在不算什么,“啧啧,早就听说道家有长生之道能够驻颜,居然是真的。”

  “阿九!”项郝扫了他一眼,转而把怒气发泄到了九金身上。

  “做什么啦?”有完没完,不给她吃,还理直气壮地凶她,人类的端庄意识都沦丧了吗?

  “你到底从哪认来这么个没有常识的哥哥?!”

  “这有什么,没常识的师公我都认了,哥哥算什么。”九金嗤笑着看了他眼,也尝试着用鄙夷的目光,果然很爽。

  “九金。”眼看他们俩就要吵起来了,子七赶紧帮忙打圆场,“不要对你师父的公公那么无礼,娘说过老人家是经不起气的。”

  这圆场方向有点打错了,把项郝都气得颤抖了。在他即将爆发前,段子七又开口了,还笑得很无邪:“老人家您好,晚辈段子七。刚才裴大人来拜访说是您老想翻案,带着九金来咸宜观了,晚辈也就赶了过来,当日为九金验尸的就是晚辈,您老要是有什么疑问,大可以来问晚辈,九金生性有些痴傻,您老应该也是知道的,从她身上是问不出什么的,您老更不该一声不响地就把给带走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既然已经带走了也折腾了一天一夜了,您老就千万别再把这破鞋送回来……哦,不,我是说您老千万别……”

  九金已经忍得很辛苦了,仰头看了好一会天,才总算没笑出声。

  可是项郝的涵养却已经到极限了,“段子七,你敢再说一句‘您老’,我立刻让你去见阎王!”

  “九金,你师父的公公脾气很火爆啊。”子七无奈地摇头,这年头的人就是太容易动气。

  “呃……还好还好,只是对你才这样的。”

  “是这样吗?那晚辈还真是荣幸。”子七抿了抿唇角,收敛起几分笑意,也收起了些许玩心,“当日的‘尸体’现在已经死而复生了,你若是想开棺再验找到真正的死因是不可能了。至于咸宜观的那些人……人是会说谎的,能不能撬开他们的嘴,就看你有几分能耐了。不过我带来了一个叫红扁的姑娘,这会正在里头跟人叙旧呢,也许,你可以从她下手。”

  “红扁?”项郝蹙眉,对这丫头有几分印象,是和阿九一样跟着玄机的。

  “我明白你救人心切,但是九金是最不会撒谎的人了,你逼她也没用。”边说,子七边拍开九金那双还在他身上游离的手,实在是一双搅得他心神紊乱的手,“别摸了!不是饿了吗?我陪你去问那些道姑要些东西吃。”

  “好。”九金笑眯眯地仰起头,心里却乱极了。他说她是最不会撒谎的,可是从她踏入段府的第一天起,就撒了个好大的谎,以后势必还需要用无数的谎言来圆这个谎。如果有一天,当段子七知道她一直是在装傻,会不会气得把她杀了?

  他是个仵作啊!杀人的办法一定有千千万万,好恐怖啊……

  第六章

  九金喜滋滋地搓着双手,眨着溢满期待的眼睛,看着段子七端着一大锅黑米粥走进厨房,很不客气地重重甩在了她面前,还算好心地给了她一把勺子,趾高气扬地说了句:“吃吧。”

  她总觉得他后面应该还有话,比如说“多吃点过年好卖个好价钱”之类的,因为不管怎么看,他的动作都像是在猪圈外头喂猪。但是这不重要了,只要有吃什么好都好,做头猪也是一种求之不得的福份啊!

  想着,九金卷起袖子,准备开动。

  却忽然有双手狠狠地拍开了她的爪子,好痛喏,她可怜兮兮地抬起头,“能不能等我吃完再折磨我。”

  “去洗手!”段子七眯了眯眸子,不容置疑地命令道。

  九金很迷惘地看了眼自己那双还算白皙的手,不满地咕哝道:“我早上洗过了啊。”

  “那别吃了。”说着,他作势要拿走那锅粥。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