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一〇六-七上九下 时时彩20期倍投计划表

七上九下

一〇六

安思源2017-3-19 11:12:27Ctrl+D 收藏本站


  “师公,我有礼物要送你。”九金很兴奋地跑上前,推开围在师公身边的人群。

  “嗯?是什么?”项郝愣了下,笑看着她。虽然不期望她能领会他的意思,但他还是抱着那么一线希望。

  “是你想要的东西喏,七哥哥说,你见了一定会高兴。”九金献宝似的,越说越得意。

  “七哥哥?”他嘴角一抽,对这个礼物的期望值渐渐下降。

  意思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,九金干笑了两声,“那个……我只是刚好在街上遇见他,就让他陪我去挑礼物了。”

  嗯,原则上来说,当段子七得知九金那么用心地挑礼物送他,心里上应该更折磨。就为了这个,他可以不计较她又见段子七的事。

  “没事,他是你哥哥嘛,妹妹见哥哥是很寻常的事,你不用那么战战兢兢。礼物呢?”

  “……”师公怎么忽然就变得那么通情达理了?

  不过现在好像也不是适合计较这些的时候,九金偷偷地飘了眼段子七刚才站的位置,没见到他的身影,稍稍放下了些心,笑嘻嘻地跑出去搬她的礼物了。

  隔了没多久,在一屋子期待的目光中,九金领了个水灵灵的大姑娘进来。

  姑娘表情羞赧地地着头,兴许是因为紧张,她一直紧紧握住九金的手不敢松开,目光显得有些许呆滞,嘴角一直带着几分憨气的笑。

  “这是什么?!”项郝忍住怒气,却难掩声音中的颤抖。她最好不要告诉他,这就是所谓的礼物。

  “她叫十金。”九金扬起下颚,说得眉飞色舞,这可是她给取得名儿,就名字上而言,比起她显然是略胜一筹了,“她跟我一样高,连体重都差不多,有点傻,不过是傻得很端庄的那一种喏。”

  “你觉得我应该收下?并且还应该很感动?!”自从来了洛阳后,项郝一直坚定地相信九金不傻了,但是现在他很肯定是自己错了。他想要的是什么?他都已经清清楚楚的说了,不是暗示,是明示。

  想要的,无非只是唐九金,只有唐九金。而她,居然还一脸无辜地领个酷似她的姑娘来塞给他!在她心底里,难道就始终觉得他对她的喜欢和宠爱是可以随便嫁接转移的吗?

  “你不喜欢?”他不是想要女人吗?九金想不明白他的怒气到底是打哪来的。

  “我的喜欢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随便!”他几乎是用吼得说出这句话,在项郝的记忆里,他从来没有对九金这样发过脾气,但是如果再继续见到这个“礼物”,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做出更过激的事:“把这姑娘给我丢出去,顺便把唐九金也一起丢出去。”

  “丢、丢出去?!”虽然小吴也觉得小良这么做很荒唐,可是丢出去会不会太严重了。

  “对,难道要我亲自丢?”

  项郝用事实证明,处在盛怒状态中的人,是很难有理智的。

  “做什么又要把我丢掉呀,人家只是想让你开心而已啊。你又从来没跟我讲过你的事,那我本来就不聪明,我怎么知道你喜欢什么,想要什么。你说喜欢我、想要娶我、想要我……那我怎么知道你到底哪句话是真的?认识那么久,你到底跟我讲过几句真话啊,是你自己跟我说的,你习惯这样骗小孩子了。我怎么知道我要是兴冲冲地信了你的话,是不是在拿热脸贴你的冷屁股啊,说不定你还会嫌我的脸烫坏你屁股呢。其实你跟七哥哥一样,都不是好东西,对我要求那么高,以为我什么都该懂,觉得不要我的时候可以扔掉我,觉得要我的时候就哄我,你们怎么对自己要求就这么低!不要丢了,我自己走!”

  搞什么,就他们会生气会吼人,她就活该被人踢来踢去耍着玩?当她完全没有脾气是不是啊。越想越觉得气,九金胡乱擦掉脸上的泪,气呼呼地朝着门外跑去。

  “阿九,你冷静点,那么晚了你去哪啊,就算离家出走也得吃饱了睡好了再走呀。”红扁不放心地追了出去。

  “谁要离家出走了?我哪来的家,我根本就从来没有过家!”九金头也不回地喊。

  “你说什么气话呀,师公又宠你又纵容你,只是说了两句重话嘛,你别一生气就转头走呀。”这习惯实在要不得啊,都怪那个段子七,都是他让阿九养成这种坏习惯的。

  “宠我纵容我就了不起啊,我不是人吗?我没有心啊?”没错,师公是宠她了大半年,但是曾经伤她最深的人也是他。那伤,比起段子七更甚。好歹七哥哥的放弃,是在九金预料中的,她知道一个傻子配不上一个公子哥,她知道总有一天她要学着独立,因为她不傻了,她不能用傻子的外衣来保护自己一辈子。

  可是当年的师公不同,他在她真正傻到没有自保能力的时候丢下她不闻不问。三年,她可以死很多很多次了,而事实上,她也的确出事了。她甚至怀疑……如果她还是个傻子,师公真的会想娶她么?倘若不是因为嫌弃,他当初又为什么要走?

  九金喊着喊着就没影了,黑暗中,红扁完全不知道她往哪个方向跑了,只好赶紧回饭厅去搬救兵。

  “小师父,你真的要赶小良走么?她在洛阳无亲无故的呀。”另一边,小吴还在不遗余力地劝阻。

  “无亲无故她不会回来吗?她又不是不认得回道观的路。”项郝好不容易中九金刚才吼得那段话里回过神,尽管心里头已经有些软化了,但口气还是强硬得很。

  直到最后小吴不情不愿地使出杀手锏,“哦,也不是无亲无故的,她还有个哥哥就住在铜驼陌,小良应该也认得去那的路,嗯。”

  “……”该死的!项郝终于意识到,他在自作孽。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