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一〇五-七上九下 时时彩20期倍投计划表

七上九下

一〇五

安思源2017-3-19 11:12:21Ctrl+D 收藏本站


  第五十二章

  跟段子七之前预想的一样,梅项郝是个喜欢低调的人,生辰自然也不会太铺张。

  除了上清宫里头的人之外,基本没有其他人知道他的生辰。自然,这段生辰宴原本也就跟普通的晚膳一样,随随便便就过去了。只是这次不太一样,有了九金、红扁还有小吴,他们很花心思的请了洛阳城最大酒楼的厨子班底来帮忙。

  那菜色也就不用说了,饭厅还被特意布置了一番,情调很好,参与人员却很煞风景。

  “你用得着把所有人都找来么?”项郝意兴阑珊地支着头,看着面前那群穿着道袍走来走去很兴奋的人。

  “咦?你不觉得人多热闹么?”九金很困惑,她就是怕师公觉得生辰太冷清,所以才把道观里所有人,就连负责刷茅厕的都找来了。要是她的话,一定会希望生辰过得热闹些呀,所以师公也应该是这么想的。

  “是很热闹……”可他宁愿想要两人世界。

  “那就是了嘛,我和小吴还有红扁为了让你开心,计划了很久耶。”

  项郝抿了口茶,闻言,眉骨一挑,看着她微笑,“你很想让我开心?”

  “我……”她是很想。但是似乎有些不对劲,九金又想不出问题出在哪。

  “我很知足,要我开心很容易的。”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嘴角微微扬起,笑容里带着一丝痞味。

  九金愣愣地吞了下口水,气氛好像越来越不对劲了,尽管周围有很多人,但是她家师公似乎很忘我。眼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,九金的身子下意识地往后退,直到抵住身后的墙再也无路可退,他的唇就要快挨上来了,那么光明正大的暧昧,让九金无所适从。

 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,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:“这是我们洛阳着名的义菜!”

  只是个端菜的伙计,九金却猛地抬起头盯着他瞧。这个伙计的态度非常不友善,他几乎是把整盘菜扔到桌上的;不过引起九金注意的并非他的态度,而是他说着“我们洛阳”,却有操着一口极不地道的洛阳话,听起来比她还生疏,还有那个声音……让她觉得好熟悉。

  把菜丢完后,伙计就立刻转身离开了。

  九金也没细想,夹了很多义菜丢进师公碗里。

  难得见到她那么细心,项郝沉默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,如果只是这样静静地肩并肩坐着,不说话,九金看起来还是很恬静的。他总会有种错觉,就好像他们是相处了多年的夫妻,每天只需要想那些家长里短,他给她一个家,她细心地操持着这个家里的一切。如果一直一直就这样下去,何尝不好。

  “喂。”项郝忽然开口,打破了静谧。

  “嗯?”

  “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?”

  “你的生辰日啊。”这人做什么明知故问呀。

  “……”不止如此,他还希望今天会是九金答应嫁给他的日子,一个值得他们用一辈子去记住的日子,“生辰就只有为我准备了一顿生辰宴而已吗?”

  “呃……”还不够么?九金蹙眉,咬着唇,她也觉得太简单了点,可是她玩不来浪漫呀。

  “阿九,过了今晚我就不再是个道士了,我也不需要留在洛阳守着上清宫了。”周围的人看起来都在自娱自乐,但每个人几乎都竖着耳朵,洞悉着项郝和九金的一切。项郝略显尴尬地关顾了眼四周,极尽可能地把话说得婉转些。

  “那你要去哪?”九金震了下,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得了什么病,但凡听见有人要离开,就会觉得害怕。

  “……”当然是把你绑回去成亲!

  多么有震撼性的一句话呀,项郝几乎就要无视所有人,大声地喊出这句话。

  结果,又被那个该死的伙计打断了:“豆腐汤!”

  豆腐汤?!九金错愕地瞪大双眸,为什么会有豆腐汤?这是生辰宴啊,又不是办丧事!

  最让人无法理解的,还是这伙计的口吻,恶劣到一定境界了。这还不算,端着碗热乎乎的汤上来,当然是小心翼翼的,可他非但不小心,还把整锅汤往师公身上洒,导致整个饭厅一团混乱。

  “小师父,快擦快擦,烫伤就麻烦了。今晚是重要日子,你一定要把白皙无暇的自己呈现给小良才对!”小吴很狗腿地冲上前,拿起一旁的帕子乱擦一通。

  接连拥上来献媚的,还有一堆道观里的小道士,反而是九金,就这么被他们推挤到了一旁。

  “喂,你闯了祸不用道歉的哦。”眼见那个伙计又想转身就走,九金数倏地冲上前挡住他的去路,“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?干嘛活像是带着杀父之仇、夺妻之恨来的?!”

  “啧啧,变聪明了啊,你还真说对了。”伙计很镇定,嗤笑了声,满不在乎地撇了眼被人群簇拥着的梅项郝。见没人注意他们,转而才抬起头,看向九金。

  “……你为什么会在这?!”当看清眼前这张脸后,九金不敢置信地捂着嘴,问道。

  她分明记得师公没有宴请任何客人的,还特地下了令,让整个道观戒备着,不准让一个打扮得很花哨、举止间带着股该死的贵气、又刚巧叫做段子七的男人进来。为此,师公特意画了七哥哥的画像,道观里头人手一份。但是……为什么他还能混进来?

  “塞了点银子给酒楼的老板,佯装成伙计就混进来了啊,怎么样,我穿伙计的衣裳帅么?”

  “……”谁有心情去计较他穿得帅不帅啊,“你来做什么呀?师公看见你不会高兴的,都说生辰的时候不能生气,不然会气一整年。”

  “呵,你为他准备的礼物呢?送了么?”估计等梅项郝收到那份礼物,不止会气一整年,应该会足足气上一辈子。

  “对哦对哦,我准备礼物了……”想起这,九金自言自语地蹦跳着朝师公跑去了,临走前,还是不怎么放心地转头叮嘱了句:“你穿伙计的衣裳丑死了,快走吧,这里是上清宫,是师公的地盘,要是让他或者小吴发现你了,肯定会把你关到小黑屋里让驴子把你当磨拉。”

  尽管小黑屋里的那头驴子不会拉磨,但是人品会爆发,说不定驴品也会有爆发的时候呀。
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子七笑都很牵强,脸上的血色在一点点地褪去,手若有似无地按在小腹间。他宁愿把九金的这番话视作关心,这样或许会让他觉得舒服些。

  嘴里虽然这么说,可他还是很不听话地站在不起眼的角落边,目光紧紧锁在九金身上。就这样离开,他是绝不会放心的,如果不是怕这傻丫头会在今晚这种良辰配美景的气氛下,莫名其妙地把自己给卖了,他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混进上清宫。

  对她,总是放不下心,总是放不开手。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