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九八-七上九下 时时彩20期倍投计划表

七上九下

九八

安思源2017-3-19 11:11:42Ctrl+D 收藏本站


  子七也没太在意,更没有像从前那般笑话她的傻。轻笑着用水将尸体洒湿,又在一些较为可疑的地方涂了些许葱白沫,再用醋蘸纸盖了上去。这样的动作,他不厌其烦地做了好多次,觉着差不多了才停了下来,“得等一个时辰,你肚子饿么?”

  “唔……还真有点。”

  “走,带你吃东西去。”他很随意地把那个醋瓶子里剩余的醋倒进了火盆里,跨了过去,又逼着九金也跨一下。见她乖乖照做了,子七满意地点头,褪下手套,大步往外头走去。

  “不是说只要等一个时辰吗?去吃东西要来不及的喏。”

  “骑马就来得及了,你不是一直想骑马的么?”

  九金鼓起腮帮子,没再说话,反正她也真的是饿了。只是,他不知道人是会变的吗?以前爱骑马,现在的她反而爱骑骡子了,慢悠悠的,多惬意。

  在段子七的帮助下,九金好不容易爬到了他的马上,居高临下的感觉让她一直悬着心,身子下意识地挨近身后的子七。

  “你住哪?”这是子七的开场白。

  “上清宫呀。” 好莫名其妙,他们是去吃东西耶,不是应该先问她要吃什么吗?

  “为什么我去上青宫的时候,那里连个鬼影都没有?”分明是野草蔓延,到处都是蜘蛛网,一副好久没人光顾过的样子。

  “……你是去了哪个鬼地方啊。”他们上清宫人丁很兴旺啊,天天都吵得要命。

  “不就是洛阳城西的上青宫吗?”子七答得很理所当然,那是龙套先行一步,率先到洛阳打探后,信誓旦旦给他引得路,能错么?

  “噗……”九金很不客气地喷笑,恶狠狠地斜瞪了他眼:“那是假冒伪劣的,一群假道士想傍着名牌骗银子!前年打假的时候,就被小吴给铲平了。”

  什么东西嘛!亏她还以为他变了,对她不像以前那么恶劣了。结果咧,连找她都会找错地方。

  “……”子七沉默了,如果此刻龙套在他面前,他一定会很不客气地弄死他!

  “啧啧,我不识字,你也不识字吗?好歹师公教会我‘上清宫’这三个字了,是清水的清,不是青天的青!”

  换以前,要是这死丫头敢这么跟他讲话,他一定会折磨死她的。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,是他比较混账在先,“我等下送你回去。”

  “不用,有人会来接我。”

  “他?”该死的,档次不一样了是不是?有专车接送,不稀罕他了?

  “他?”什么跟什么啊,做什么弄得像打哑谜一样,“不知道,是轮班的,不知道今天轮到谁喏。”

  “……”他娘的!还搞轮班制?!

  “对了,观世音和爹还好吗?”毕竟是有恩于她的人,还是忘不掉的。

  “说不清,你还是回去看看吧。”他用着很惋惜的口吻说道,又不能真咒自己爹娘,又想着把她骗回长安,只好这样模棱两可了。然而当一转眸,瞧见她脖子上那根红线串着的吊坠后,脸上便立刻浮现出愠色,“怎么又把这玉白菜戴起来了?那片玉叶呢,掌柜不是说,你临走时去取走了吗?”

  “嘁……还说呢。你串通了掌柜一块骗我是不是?就知道你从头到尾把我当傻子耍。说什么这玉叶子找遍全天下,也找不到一模一样的。那你脖子上戴的是什么?”

  “你听错了,掌柜是说,找遍全天下也找不到一模一样的一对了,是一对。”子七刻意强调,她去修补玉叶的事儿,他已经听掌柜来回讲了不下百遍了,怎么也不会记错,“这叶子本来就是一对的,定情的东西,有个名儿,叫一叶双欢。”

  “定情的?一夜双欢?!”好邪恶的名字,让九金不禁想起了那一夜,脸颊涨得通红。

  “是啊,定情的,收下了,就逃不掉了。”他微笑,似是自言自语地说着。

  后来,段子七只是带九金去吃了一碗豆腐脑,很辣又没有葱花的豆腐脑。据说还有赠品,他把赠品送给了她,可是九金认得那个叫做情人锁的东西,这不是洛阳卖豆腐脑送的,而是明德门那家的,是她原来的那个。因为那上头还有她不小心弄出来的划痕。

  可惜,她已经知道了,这东西并不能帮她找到真命天子,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孔明锁。

  跟着她才明白,说什么带她出来吃东西,其实也就是顺风而已。他的目的就是想找个熟门熟路的,替他找个稳婆来帮忙验尸。

  一直到黄昏,九金一直坐在义庄门口吃着那碗豆腐脑,味道也并没有什么特殊,可她却吃得很慢很慢。她没有再进去。结束了才听说,那些姑娘身上全是伤痕,根据稳婆查验,都已经不是处子了,子七说有被奸污过的痕迹。那些伤都不是致命的,那些尸体肚子都很涨,里头又没有水,初步判定是被闷死的。具体的,还有待查验,所以往后几日,她可能得经常配合段子七和裴澄。

  “哈哈,小良,我把那男人给甩了,厉害不?”

  九金想得太入神了,以至于前头驾着马车的小吴喊得很大声,她都没听见。

  见她没有回应,小吴拔高了嗓子,又吼了声:“喂!我把那个男人给甩掉了!”

  “啊?”九金猛地一震,思维还没来得及跟着转过来,想了会,才明白小吴再说什么。

  今天刚好轮到小吴来接她,段子七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,想坐着小吴的马车送她回道观,小吴死活都不答应,结果他便骑着马拉着裴澄在后头跟着。估摸着小吴的意思,应该是终于把他和裴澄甩掉了吧。

  “怎么跟个愣头青似的,傻了呀。”她的反映好迟钝,吴仁艾暗自咕哝了会,觉得这事一定跟刚才那个死缠烂打的男人有关,“那个男人是谁?”

  “是……”该怎么形容他?九金托着腮,犹豫了会,还是习惯了那个称呼:“是七哥哥。”

  “啊!就是红扁说,有朝一日遇上了,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的那个七哥哥?难怪小师父今天眼皮一直跳不停,原来是情敌粉墨登场了呀,好刺激啊!”

  “你的表情怎么那么幸灾乐祸呀。”九金气呼呼地横了他眼,打心底里唾弃他这种准备看好戏的心态,“对了,最近我不去市集不接生意了。”

  “不会吧?你太没志气了,旧情人才出现,你就被打击得打算罢工……”

  “呀呀个呸,你才罢工呢。我得处理那些姑娘的尸体呀,死得多可怜呀,我打算自己掏点银子,把她们的丧事办得考究些。还有哇,我今天听人说快七夕了呀,那就是师公的生辰日快要到了,我得帮他庆生哇。”

  “……小良,你果然是小良!”多么正统的良家妇女啊,面对旧情人的撩拨,还能坐怀不乱,想到要帮小师父庆生,不愧是让他鞍前马后了那么久的小良啊。

评论列表: